搜索
 
  • 扬中市人民医院
   
  栏目检索
  LanMu JianSu
 
当前位置:首页 >>人医文化>>党建文化>>人医文化
人医文化  
余生不悲 来生更好
章九龙   2019-04-25
  
  
  □ 章九龙
   不知何时窗外的墙根下生出许多小草,绿油油的,随风一摆,春意盎然。
   果然,春天来了,万物复苏。我脑海中闪电般的生出一个念头:生命不息,生命不息呀!
   我想,我终于能静下心来,敲出些许文字,倾述工作之后,规培这些日子,我的感想体悟。就像是这个春天的第一声鸟鸣一样,真真切切的,就在那儿。
  初见
   去年春天,和今天的天气有点像。清晨还有一丝丝凉意,我换上工作服,坐在诊室里,睡意还未完全散去。
   第一位病人是位年轻女子,穿着病号服,画着素素的淡妆,就像一朵百合,素白的花瓣衬托着点点颜色的花蕊,不极艳,也不极素。
   她坐在轮椅上,她母亲推她进来。我接过单子:方佳(化名),女,23岁,放疗科,卵巢恶性肿瘤术后,现述下腹部疼痛。
   我又看一眼,这么年轻的姑娘,原本以为她只是受了外伤,断了腿或是什么,不想却是……
   我的心一下子跌落了谷底,刚才的好心情也一下子没有了。我看向她母亲,她母亲双目眼袋泛肿,眼角的皱纹深深可见。
   姑娘微笑着向我点头,挣扎着从轮椅上站起身子,熟练的躺上检查床。说实话,自规培以来,肿瘤病人见过不少,像她如此年轻的却是少数。
   我祈盼今天的检查是正常的,癌症没有转移,可惜超声探头却不管我内心的愿望,那肝上疙疙瘩瘩的肿块就像是一个个恶魔正在迅速蚕食着这位年轻女孩的生命。
   复发!转移!报告单上虽然没有这四个大字,我心中却是知道的,回天乏术了。我打好报告单,递到她手里。她接过,笑着说谢谢!
   她的余生还能说多少句“谢谢”呢?我突然这么想。平时超声科很忙,大多数检查者都很有礼貌,他们都会说谢谢,但我很少去回应,因为实在是太忙了。
   但此刻我却站起身来,礼貌性泛起微笑,郑重的回了句:“不客气!”23岁!比我还年轻几岁,一朵花才刚刚开放,却马上就要凋零了。
   她母亲推着她慢慢离开,我目送她的背影,直到转过门消失不见。
  再见
   之后的日子流水一样的过,没什么波澜。
   直到一周后的床边班,我又接到了她的单子。
   一周前她还能来我们诊室做,一周后我已经要去她床边给她做超声了。
   我极不喜欢放疗科的大楼,它不像内外科大楼,楼道里总有家属或者病号谈天论地。它的楼道里寂静得可怕,似乎走步重一点都能踏出回音。
   我推着机器来到她床边,整个房间被夕阳照得刺眼,房间里就她一人,她在昏睡。今天她没有化妆,脸明显比一周前瘦了,眼窝深陷,导致眉骨看着特别突出,双眼也黯淡许多。
   我叫醒她,告诉她做个检查。她点点头,依然向我微笑,那笑容就像一周前一样。
   她挣扎着想坐起来,我告诉她不用坐,躺着就行。她就安心躺下来,告诉我肚子痛,痛的受不了,肚子里面有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我安慰她:待会叫医生给你抽掉一些会舒服点。
   报告结果在我意料之中,这个春天似乎也越发的冷了。
  祝福
   又过了不知道多少时光,我又轮到床边班。我来到放疗科大楼,突然,我想去看看她。
   我走进房间,病床已经空了,询问护士才知道,离开很久了。我黯然离开房间,走到房门口。
   我还是转身瞧了瞧,眼前恍惚间见到一朵百合花,它盛开在天地之间,她的香气,一丝丝、一缕缕透过窗户,往外飘去,飘出了放疗科大楼,飘过了医院,一直飘向湛蓝的天空,消失不见。
   史铁生说: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
   这话未免残忍,纵然沧海一粟,但怎可忽略不计?这人间“姓名”是谁?是史铁生?是方佳?还是医院病房里的那一个个生命?这“姓名”是她,是你,也是我,是我们。
   她,我们寥寥数语,但我会记住你,缅怀你,更祝福你。
   祝福你余生不悲,来生更好。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3 Yangzhong, jiangsu province people's hospital 版权所有:江苏省扬中市人民医院
地址:扬中市扬子中路235号 电话:0511-88322460
传真:0511-88324275 http://www.yzhp.com E-mail:yzry_xc@126.com
备案序号:苏ICP备16033625号
访问人数:2371151